村民朱哲良:扶贫干部的点子总“点”在节骨眼上

2020-12-27 21:30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从种菇赔钱到养鸡开店 农业培训让我敢于折腾

  我叫朱哲良,今年64岁。年轻时一场意外使我的大脑受伤,后又陆续被诊断出脑部萎缩和腰椎肥大,这些病症都不适合再干体力活。

  36岁时,妻子离我们而去。为照顾3个年幼的孩子,我没法外出打工,只能在家种点粮食。那个年头别说攒钱了,能借到钱过日子已算不错。好不容易把孩子带大,日子依然艰难。

2018年12月14日,朱哲良和大女儿朱珍荣(右一)、儿媳孙文英(左一)、孙子锐锐合影。记者任勇 摄

 

2015年10月25日,新洲区经济作物技术站站长左细明(右)向朱哲良传授种植白灵菇的知识。记者任勇 摄

  为了脱贫,我们全家人尽可能地打工找活。村里为了帮我们脱贫致富,专门请来农业专家看水土,后来村里决定集体种植白灵菇,我也加入进去。刚开始我不懂种植技术,把白灵菇都整坏了,头两年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我请教村里其他人,跟着他们学,后来就越种越好。白灵菇一年只种3个月,我种了1万多袋,一次能赚9000元。

  听说现在土鸡蛮值钱,养菇之后我就开始琢磨养土鸡,捡土鸡蛋。我在村里找了块空地,养了1400只鸡。一只土鸡能卖百把元,一个土鸡蛋可以卖1.2元,如果养得好,一年也能赚1万多元。

  为了让日子过好,我想了不少招。养鸡一个月后,我又开始想做些小生意。村里看我家一直很困难,就给我出主意在村里开个副食店,便民店开张后,刚开始,我也不晓得卖啥好,也不晓得顾客需要什么,空荡荡的店子都没填满。后来村里人告诉我需要啥我就卖啥,还慢慢地还学会了进货和算账。去年我的小卖部赚了1万多元,养鸡也赚了1万多元,日子比以前强多了。

  这两年因天气原因没再种白灵菇,但田地也没荒着,我在地里种了白菜、萝卜、莴笋、菠菜、菜薹等上十种蔬菜,自家人吃菜都吃不完,多的还能喂鸡。

  2017年我们家终于脱贫了,日子过好了家里喜事也多。两个女儿都已出嫁,儿子也娶上了媳妇儿,还添了个大胖孙子。儿子原本是水电工,十多年前在做工时突然晕倒,后被诊断出得了脑积水。之前儿子在新洲打工,现在他成家立业,对家庭的责任更大,现在在武汉市区从事水电维修工作。

  到年底儿女们都会回来一起过年,看来日子过好了,什么事儿都能顺,只有不停地奔才会有盼头。

  今年11月份,我还第一次出省旅游了,在北京玩了4天,逛了很多景点,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因为村里有个“惠农”的旅游机会,688元就能到北京旅游,大女儿就帮我报了个旅游团,让我出去走走看看。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首都,看到天安门前的毛主席像别提心里多激动了。我还在天安门前照了相,在我们那个年代,能在天安门前照个相是顶时髦的事。4天时间里,我走了很多地方,清早去看升国旗、爬了长城,还去了“鸟巢”和故宫。

  能出一趟远门不容易,以前连想都不敢想,虽然有点累但非常开心。听说北京烤鸭很出名,但导游说吃烤鸭一个人要200元,我没吃。能出门开开眼界就可以了,钱不能乱花。(口述:朱哲良 整理:记者林敏)

  村干部帮我跑营业执照办经营许可证,

  这个便民店,让我有稳定收入脱了贫

  我叫朱哲良,今年66岁,新洲区辛冲街朱岗村村民。

  我今年66岁了,3个月前我又揽了一个生意:快递代收。每天虽只能收到10多件快递,一个月也挣到300多元。村民们都说我喜欢折腾,从我这些年的脱贫经历看,村民们说得没错,但正因为折腾,我才比村里其他贫困户早一年脱贫。扶贫政策帮助了我,但我绝不只靠政策吃饭,不是有句话“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吗?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2018年12月14日,朱哲良和大女儿朱珍荣(右一)、儿媳孙文英(左一)、孙子锐锐合影。记者任勇 摄

  便民店沾了精准扶贫的光

  我有好脚好手,照说不应该成为贫困户。但因为在部队时大脑受到损伤,从此落下病根,被诊断出脑部萎缩,后来又被诊断出腰椎肥大,不能干重体力活。退伍时,部队连长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什么都没提,不想给组织添麻烦。

  虽然不能干重体力活,但成家后的日子也还过得去。30年前妻子的不幸离世,让我们这个家突然陷入困顿。因为要照顾几个未成年的孩子,我不能外出打工,只能在家种点粮食,勉强糊口。那年头,别说攒钱,基本靠借钱过日子。孩子们读书也因此耽误了。

  直到2015年,各级党委和政府开展精准扶贫。村委会看我家长期贫困,就给我支招开个便民店。我想,我也干不了重体力活,便民店是个稳定的收入来源,就答应了。我盘下侄儿靠村路边的门面开店,村干部帮我跑营业执照,还帮我办下了烟草专卖许可证。当年4月,便民店开张了,日子开始慢慢好转。

  我的便民店面积不大,20多平方米,主要经营各种零副食,米、面、油等日常生活用品,一年能挣1万余元。

  多亏了这个便民店,它让我脱了贫。今年疫情期间,它还帮村民解决了“封村”时生活上的困难。春节之前,我进购了一大批年货,没想到,疫情暴发,“封村”了,村民外出购物不便,只能光顾我的便民店,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后来,村委会还让我负责帮村民代购生活物资。不过,这些物资基本没赚村民的钱,毕竟是特殊时期。

  可以说,我开的这个便民店,是沾了精准扶贫的光。这也是我最主要的经济来源,我肯定要用心经营好。

  专家指导我学会养鸡技术

  我的确是个喜欢折腾的人,可能在部队时的锻炼造就了我不服输的性格。

  早些年,村里为了帮村民脱贫致富,专门请来农业专家指导村民集体种植白灵菇。当时好多村民担心不但赚不到钱,还耽误了种庄稼,不愿种植。我觉得那些年种庄稼也没挣到钱,不如试一把,于是第一批报名种植白灵菇。

 

2015年10月15日,朱哲良打理自家的蘑菇棚,为月底新的种植做准备。记者任勇 摄

  刚开始我不懂种植技术,把白灵菇都整坏了,头两年不仅没赚到钱还赔了。但我没有放弃,请教有经验的村民,跟着他们学,慢慢摸索出了种植经验,越种越好。白灵菇一年只种3个月,我种了1万多袋,能赚9000元。

  后来因为市场原因,村民们不再种植白灵菇。我也寻思别的赚钱门路。2015年初,听说养土鸡值钱,我就在村里找了块空地,买了1400只小鸡苗。

2015年10月15日,新洲区辛冲街朱岗村一组村民朱哲良在自家鸡舍前撒谷子给鸡喂食,由于是2014年才办起的鸡舍,小鸡成长也需要过程,朱哲良的鸡舍还没有经济产出。记者任勇 摄

  没想到,没几天工夫,小鸡苗就夭折了一半,心里别提多难受。后来区农业技术推广中心兽医师程锦华来我这里帮助查看分析,找出原因是我没有搞好环境卫生,环境跟不上,小鸡容易得鸡白痢和球虫病。他建议我系统地学点养鸡技术。我听从他的建议。2016年夏天,区里有农技培训班,我把便民店关了3天,早出晚归地学习,收获特别大。现在虽然没有大规模养鸡,但每年养鸡的收入也有万元左右。

2017年2月8日,朱哲良原先种植白灵菇的大棚如今改种为自给自足的蔬菜。记者任勇 摄

  2017年初,我家脱贫了,这比村里其他贫困户都早了一年。

  脱贫后的2018年10月,刚好有一个“惠农”的旅游机会,价格很优惠,我第一次报名出省去北京旅游。我想,好日子都是党给的,我应该到北京去感谢党!4天时间里,我在天安门前看升国旗留影,去毛主席纪念堂瞻仰老人家遗容,这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

  我总是说,心中有梦想才会不断折腾。我之所以现在还在折腾,是因为想把日子过得更好些,如果能找个老伴那就更开心了。(记者李亦中 罗京 通讯员王林军 记录)

2018年12月14日,朱哲良抱着孙子锐锐开心笑了。记者任勇 摄

  扶贫干部夏正东:教授种养技术培植脱贫根基

  村民朱哲良:扶贫干部的点子总“点”在节骨眼上

扶贫干部夏正东(右)与朱哲良在油菜花田里攀谈。记者任勇 摄

  一条新修的灌溉渠通到自家油茶地,朱哲良掩饰不住兴奋。2021年2月24日上午,朱哲良特意带着前来看望他的扶贫干部夏正东来到油茶地:“多亏你们扶贫干部建议修建了这条灌溉渠,我们的油茶也能抗旱了。”

  “扶贫干部的点子总‘点’在节骨眼上。”回到自己经营的副食店,朱哲良打开话匣子。

  早些年,朱岗村为帮村民脱贫致富,开展白灵菇种植,朱哲良也加入进去。“起初,我不懂种植技术,不赚反赔。扶贫干部请来农业专家指导,我摸清了门路。”

  “后来,听说城里人喜欢吃土菜,我开始养土鸡,捡土鸡蛋。刚养鸡一个月,又因为技术不过关,小鸡死了一大批。又是扶贫干部帮我联系专家给我们指导,还帮我在区农业技术推广中心报名培训。”朱哲良说,“那次培训了3天受益匪浅。到现在我每年还养100多只土鸡,每只土鸡能卖100元。”

  回顾帮扶过程,夏正东说:“教授种养技术培植脱贫根基是最要紧的。”“扶贫干部是我们的恩人、贵人。”朱哲良说,他年轻时身体落下病根,不能干重体力活,扶贫干部和村干部支招,让他开个便民副食店,帮他跑下营业执照,还跑下了烟草专卖许可证。朱哲良自此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顺利地摘掉了贫困的帽子。

  去年冬天,在扶贫干部的建议下,村里新修了一条灌溉水渠,解决一些山地农作物的抗旱问题。朱哲良家1亩多地的油茶因此受益。“这1亩多地的油茶每年能给我带来2000多元的收入。扶贫专家建议我改种改良后的油茶,我准备购买一些新的油茶苗,收益肯定会比以前强不少。”(记者李亦中 罗京 通讯员刘慧)

  【编辑: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