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邪教组织者在“4·25”事件中的真面目

2017-02-28 10:18 我要评论 来源:
调整字体

  (作者 南怀隐)1999年4月,李洪志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一手组织策划了“4.25事件”。图谋败露后,逃往海外的李洪志百般抵赖,千方百计划清自己与“4.25事件”的关系。但是事实胜于雄辩,李洪志无耻辩解越抹越黑,反而引起更多的人关注,李洪志一伙人的幕后角色随之浮出水面,让人们看清“4.25事件”的真相。 

 

  李洪志负责“总的组织和策划”

  一张要命的“入境登记卡”曝光了李洪志的行踪。1999年4月22日,李洪志从国外回到北京,4月23日迅速召集李昌等法轮功骨干开会,策划“4.25事件”。其期望是“鼓动把天津‘法轮功’聚集事件向中央反映,直接找朱总理”,设想是“去的人要多,让外地学员也参加”,要求是“不要以辅导站的名义进行组织,要通过把天津的情况告诉大家,让学员自愿去”,最终实现“李洪志能当上全国政协副主席(因法轮功骨干反对,李洪志随后放弃了这一目标),法轮功活动合法化”等等。当安排完这一切之后,4月24日,李洪志在纪烈武的护送下,从北京飞往香港,住在香港静等“4.25事件”的发展,然后再作去留的决定。当“4.25事件”图谋失败后,李洪志像惊弓之鸟一样离开香港,开始了他的逃亡生涯。

  可以看出,李洪志利用法轮功学员围攻天津教育学院之际,企图把事态扩大化,组织围攻中南海,以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图谋。事实上,从李洪志不允许“法轮功组织”出面以及他躲在香港观事态发展,说明他深知“4.25事件”的性质,内心也充满了焦虑和担心。

 

  李昌负责“召集骨干具体执行”

  李洪志离开北京后,李昌开始行动起来,他在北京召集部分法轮功骨干,传达李洪志的意见,具体组织策划法轮功弟子前往中南海聚集。在李昌的直接指挥下,来自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从4月25日早晨起,陆续在中南海附近集结,静坐示威,最多时人数达1万多人。当看到人越来越多,感觉到局势越来越难控制,公安出身的李昌害怕了,便向李洪志汇报情况。但李洪志根本不听他的,而是继续操纵外地的法轮功弟子,鼓动他们继续来北京上访,以挑动混乱局面。

  “4.25事件”之后,李昌因违反法律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而李洪志却在境外说“4.25事件”与他没有半点关系,这时李昌才明白自己上了李洪志的当。尽管李昌写出《我们被李洪志蒙蔽了!》交待事情经过,但是明白上当的时候已经晚了,李昌注定负起法律责任。

 

  纪烈武负责“收集现场情况向李洪志汇报”

  纪烈武本身是一个生意人,因健康问题接触法轮功,李洪志看他生意做得大,又在香港有落脚的地方,迅速把他发展成骨干弟子。1999年4月24日,他原计划到香港打理生意,但李洪志组织策划“4.25事件”,需要有人了解聚集的情况,这时李洪志想到了纪烈武。纪烈武听从了李洪志的安排,放弃去香港的计划,在护送李洪志从北京登上去香港的飞机后,返回聚集现场,随时向李洪志报告“4.25聚集”情况,并把李洪志的“指令”传达给李昌等人。期间,李洪志通过纪烈武反复强调“去中南海的时候不要出面,不要以(法轮大法)研究会的人组织,别让人感觉好像有人在组织这件事一样。”

  李洪志为什么要留纪烈武现场收集情况,并随时通过电话向他汇报,同时又通过纪烈武传达他的“指令”,控制事态的发展?这说明李洪志本身就是这场聚集事件的幕后策划者和组织者,李昌等人只是他操纵的工具,实现他政治野心的工具。

  

 

  王治文负责“通知全国弟子参加”

  李洪志想通过“4.25聚集”展示自己的影响力,仅凭北京、天津的弟子参加是不够的,他决定通知全国的弟子前往北京集聚,具体组织由另一名骨干王治文负责。在他的授意和李昌的安排下,王治文不停地往全国各地打电话,要求法轮功弟子在规定时间和规定的地方聚集。据王治文后来回忆,“主要就是给北京附近的几个地区打电话,廊坊、石家庄、唐山等地也打了电话,给他们把当时的简单情况说了说……如果你们那儿能安排的话也可以去,这个地点是中南海,时间是4月25号早上大概8点钟左右。”正是在王治文全力组织下,参与“4.25聚集”的法轮功弟子高达一万余人,造成了恶劣的政治影响。

  李洪志组织全国弟子参与“4.25聚集”事件,一则说明他内心的紧张与焦虑,把全国弟子绑架到自己的战车上,希望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然后好实现内心的政治目的。但是,李洪志忘了最基本的常识,任何违反法律的企图注定不会成功,反而还会害更多的人。

 

  姚洁负责“向境外发布消息”

  姚洁,曾经为李洪志管过账,又在此前围攻北京电视台表现突出,深受李洪志的重用。李洪志策划“4.25聚集”事件时,姚洁做了两大“贡献”。一是在自己家成立“指挥部”,“ 25日清晨,李昌、王治文、纪烈武、刘志春等20多人陆续来到在姚洁家设立的“指挥部”,频繁地与中南海聚集现场联系,不断发布命令,进行指挥”;二是向境外发布消息,争取境外的支持,“负责与现场联络,在设立‘联络站’,指定专人将现场情况通过国际互联网向外发布”等等。又是“指挥部”,又是“联络站”,又有20余名具体“指挥人员”,这难道不是组织策划“4.25聚集”事件的最好说明?

  这里有一个细节非常值得注意,在姚洁家设立“指挥部”,建立“联络站”,20余名骨干集体办公,李洪志躲在香港遥控指挥,并把相关消息发往境外寻求支持,真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呀!由此可见,李洪志内心的盘算无疑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李洪志精心策划的“4.25事件”,并没有让他的政治野心实现,相反把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暴露在世人面前。他跑到海外百般抵赖,却没想到当年的骨干弟子说出真相,用事实打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真是害人又害已,最终害的是自己!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