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英:荒唐的邪教之路

2016-11-08 15:39 我要评论 来源:
调整字体

    我叫刘子英,61岁,娘家、婆家都是江苏省沭阳县张圩乡六塘河畔的村民,由于“天高皇帝远”,一向对外面的世界知道的很少。自打儿女们带上孙辈南下打工起,我家三间主屋两间偏屋里就只剩下了我和老伴,好在儿女们懂事孝顺,让我们过上了衣食无忧、温饱不愁的晚年。

  2007年清明时节,咱这偏远小村来了个自称是安徽五河县的陌生人,50来岁,虽说是农家妇女,但穿着梳理还算整齐得体,说她是奉“神”的旨意专为“传福”而来,听她信她的,都会“自己福、儿孙福、亲友福——福报无穷。”虽然看着没有我们大,却叫我们称她“王姐”,得知我和老伴不缺穿不缺吃,缺的是儿孙绕膝、天伦之乐,王姐说她们这种叫做“全能神”的有活动,只要参加了一定会“身心舒畅,快乐无比;不会生病,儿女无忧……”见我心动,王姐从包里先掏出一本叫做《全能神你真好》的小册子,说“这书里你想要啥就有啥,听起来很神,信了她可灵验了……”

  我们这些人很少到过县城,越听越想听、越听越入迷。王姐则顺水推舟,索性在我们家住了下来。为了款待好远道而来的客人,我不仅为王姐安排好铺盖,还同床陪睡。王姐又拿出了《话在肉身显现》、《跟着羔羊唱新歌》《东方发出的闪电》之类的小册子,并郑重其事地对我说:加入了“全能神”,就要为“神”作奉献,不等我发问,王姐说眼下一是要在我家常住,二是将我家作为当地的“传教点”。心想要求不高、又没啥损失,于是我便满口答应了。按照王姐的意图,我开始领着她走村串户传播“福音”、散发小册,信的人多了,隔三差五就到我家集体聚会。大家在我家里一起“读神话”、“唱圣歌”、“跳灵舞”。一个月后,王姐说她要去“真心敬拜”、“真心事奉”,奉献越多,得到“神”的恩典就越多。“教友”们你掏我拿一共出了5000元,拿到钱的王姐行前对“教友”宣布:从今天起刘子英就是这个教点的“召集人”。到了麦收时,王姐又来了,在传达“神旨”时说,“神”对我们的活动很是满意,就是奉献的额度还不理想,还说在入教初期“神”会谅解的,重在往后看表现……因为麦收要花费,“教友”们都说手头很紧缺,东借西凑才有3000元,无奈我把儿女们平日寄回的生活费节省下的3000元一分不剩地全部交给了王姐。走前,王姐特别交待我“以后的活动,要以‘爱神爱不够、奉献一切、为神花费毕生精力去做才能免于惩罚’的教义为主”……

  到了2009年,有些“教友”感到力不从心,活动热情减退。闻讯后王姐带来“神旨”说,离“‘世界末日’屈指可数了,‘全能神’的信徒们必须争分夺秒、争先恐后多奉献,才能免遭这人间劫难!”在对“教友”们一再鼓动之后,她要求大伙必须心口如一、立即行动起来。于是,除了家有的现金,我和老伴开始变卖家什,还包括刚收下的粮食……这年的8月25日,在卖粮返回的途中,老伴因突发脑溢血惨死在半路上。事后王姐说“活着为奉献,死去无痛苦,这是‘神’的安排啊!”面对老伴惨死,我认为是“真神保佑”,面对儿女的指责、亲友的训斥,为“免遭劫难”我行我素。当地无人听信,我便跑到六塘河东岸涟水县境内四处游荡传教。

  当2012年12月21日太阳照常升起,“世界末日”成为一个大笑话,我才真的意识到自己这些年来是多么的荒堂可笑。我不会再去信什么“全能神”了,希望和我有同样经历的兄弟姐妹们放弃邪教,堂堂正正的生活!

 

责编:王冲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