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需要,他舍命探龙宫

2017-12-19 10:52 来源: 长江网
调整字体

  由于北方的水浅,中国核潜艇在问世18年后,一直没能进行极限深度的深潜试验,1988年才到南海开始这项试验,有了这第一次深潜,中国核潜艇才算走完它研制的全过程。

  这个试验有多危险呢?

  黄旭华说,“艇上一块扑克牌大小的钢板,潜入水下数百米后,承受的水的压力是1吨多。100多米长的艇体,任何一块钢板不合格,一条焊缝有问题,一个阀门封闭不足,都可能导致艇毁人亡。”

  试验之前,艇员心理包袱很重,有人给家里留了遗书,有人唱起了《血染的风采》。得知这一情况之后,黄旭华第二天就带了技术骨干跟艇上的人座谈:“这样吧,我跟你们一起下去。”

  一句话点炸了整个会议室。

  “总师怎么能下去?”

  “您冒这个险没有意义!”

  面对群情激动,黄旭华拿出了科技人员的自信与勇气:“第一,我们这次去,不是去光荣的,是去把数据拿回来的。第二,所有的设计都留了足够的安全系数。第三,我们复查了3个月,很有信心。”

  然而,他心里比谁都绷得紧。

  面对生死选择,妻子李世英却成了他的支持者。妻子是他的同事,在工作中相知相爱,她当然知道试验的危险性,可她却说:“你是总师,必须下去,不然队伍都带不好,没人听你的话。再说,你要为艇上人的生命负责到底。”

  那一年,62岁的黄旭华亲身下潜,是世界上核潜艇总设计师亲身下水做深潜实验的第一人。

  深潜试验当天,南海浪高1米多。

  艇慢慢下潜,先是10米一停,再是5米一停,接近极限深度时1米一停。

  钢板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极度紧张的气氛中,黄旭华依然全神贯注地记录和测量各种数据。

  核潜艇到达了极限深度,然后上升,等上升到安全深度,艇上顿时沸腾了。人们握手,拥抱,哭泣。

  有人这样问黄旭华,“您当时不怕死吗?”

  黄旭华说,“怎么不怕!我不是不贪生怕死,我也贪生怕死的,但当时只有这一个选择,顾不得了。”

  还有人问他,“那么多人哭了,您没哭吗?”

  “没有,没哭,就是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没出事!眼睛里有点湿润。”

  责编:朱曦东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