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本文:街坊们最贴心的“黄户籍”

2016-10-31 12:36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咱们这些老街坊,特别可爱,看到我就亲热得不得了!”昨天,黄本文到社区走访,满春街的大爷大妈们一看到他,就拉着他的手不肯放。

  52岁的黄本文是江汉区满春街的政法委主任。工作几经调换,去年11月份,他又回到了生长工作了几十年的满春街。在这里,他和街坊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居民对他充满了信任和依赖。

  暴雨中的老人只有他能背出来

  7月6日一场大暴雨,全城渍水。满春街中山右巷肖家社区地势低洼,渍水严重。那一带地处老城区,住户都是低收入人群,很多体弱多病的老人,子女不在身边,又舍不得家里的瓶瓶罐罐,都不愿离开,他们担心自己一走,家被雨水泡垮了。

  80高龄的吴婆婆便是其中一个。别人劝她转移,她说什么也不同意。直到看见当年的“黄户籍”。“您老先把命保着,等水退了,再把您送回来。”黄本文给老人做了十几分钟的思想工作,终于说服了吴婆婆。老人笑着说:“黄户籍,我相信你,除了你,谁都没法劝我走。”

  从她家门口到接送的车辆有50米的距离,渍水淹到了大腿处。婆婆有3个儿子,那天都被渍水困住,没法赶过来。黄本文二话没说,背着婆婆,趟着水,把老人安全转移。

  福建巷是满春辖区地势最低的区域,渍水齐腰。蔡爹爹今年70多岁,腿脚不便,看到家里进了水,家具电器也被淹,老人心疼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黄本文和街道、社区干部一起,在水里到处摸砖块,试图帮老人家把家里的冰箱等电器垫高些,好让老人家安心地暂时离开。

  15年守约给老街坊拜年

  尽管已是街道政法委书记,但社区居民还是习惯称他“黄户籍”。“黄户籍”与居民之间的故事能讲上三天三夜。

  九十年代初期的六渡新华电影院门前人流如织。一对兄弟的冰棒摊就摆在电影院正门口。这对兄弟姓刘,是劳改释放人员。1989年,兄弟俩坐牢回来,一无资金,二无技术,生活完全没有着落。当时还是管段户籍的黄本文到处帮他们联系工作,但单位都不愿接收。黄本文就想帮他俩在新华电影院门口摆个冰棍摊糊口。

  “当时也有人质疑我为什么这么帮他们。我的目的就一个,让兄弟俩有饭吃,不再走回头路。”在黄本文的帮助下,刘氏兄弟的冰棒摊摆起来了,兄弟俩从一无所有,到各自住进了新房,儿子考上了大学,从此再也没有重蹈犯罪的覆辙。

  曾住清芬巷的王婆婆床头,一直写着黄本文的电话号码。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王婆婆是居委会的治安关照员,黄本文是管段户籍,从1986年到1995年,两人共事近十年。每天,王婆婆都会在管辖范围内来回转悠,查看社区内的治安环境。有一天,黄本文在辖区巡查没有看到王婆婆的身影,觉得情况不对,立即到她家去查看,果然发现独自在家的王婆婆胳膊摔骨折了。黄本文扶老人躺下后,去菜市场买来筒子骨,煨了一吊子筒子骨汤,直到看着婆婆喝下去才放心离开。王婆婆病好后,逢人就夸“这户籍真贴心!”

  2002年,王婆婆的房屋拆迁,搬到了精武路。临走前,她对黄本文提出要求:“你一定要去看我。”由于工作忙,黄本文一时忘了去。一天下午,王婆婆带着小孩子的玩具,从精武路赶回满春街。“你不去看我,我就来看你,顺便看看你的孩子。”

  从那以后,黄本文知道自己在王婆婆心中的分量,每年初一到十五,不论工作多忙,他都会抽一天时间去看望。黄本文没去的日子,王婆婆就每天在门口坐着、盼着,只有看到他来了,才安心回黄陂老家看龙灯。(长江日报 记者刘元聪 通讯员朱素芳 熊汉华)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