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城中村整治"淌湖经验"多元共治跨越发展

2016-08-17 15:0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长江网讯(通讯员 郭婷婷)违法建筑多、安全隐患大、环境卫生差、公建配套不全……作为距城市中心最近的生态宜居新城,武汉市后湖地区已大步跨入发展的快车道,但一些“隐匿”在喧嚣城市中的村湾,却成为阻碍城市发展的一道“疮疤”。半年多前,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淌湖村就是这样一个城中村“脏乱差”的典型。由于衔接着后湖、百步亭、二七三大居住辖区,外来人口多、环境卫生差、公建配套不全,引发周边居民投诉不断,虽然相关部门也曾多次整治,但治理效果不尽如人意。

  江岸区在推进城中村社会综合整治过程中,通过盘活现有资源,整合多方力量,引进社会参与,推行多元共治,实施综合执法管理,使淌湖村环境面貌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如何才能顺应当前全市大力推进城中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的新要求,持续巩固和扩大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创建成果?今日,人民网湖北频道将走进淌湖村,探访这个曾经“脏乱差”村庄是如何变身为“洁净美”,让老百姓获得了实实在在幸福感的。

  从“部门单一管理”转为“社会综合治理”

  半年多前,武汉市江岸区后湖街淌湖村就是这样一个城中村“脏乱差”的典型。由于衔接着后湖、百步亭、二七三大居住辖区,外来人口多、环境卫生差、公建配套不全,引发周边居民投诉不断,虽然相关部门也曾多次整治,但治理效果不尽如人意。

  但是这半年以来,村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用村民郭慧娟的话来说就是,“环境变好了,村民收入高了,居住起来更舒心了。”

  后湖街辖面积有13.71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0多万,辖区有59个新建小区、5个老旧村湾和40多个在建工地,是正处于城镇化阶段的街道,城市管理任务十分艰巨,而淌湖村是“城中村”的最典型代表,地理环境复杂、基础设施落后、缺乏规划指导、环卫清扫保洁难度较大、居民环境意识较薄弱。

  “以往我们动了很多脑筋,也花了很多精力,但每每整治完了以后,就容易反弹。”后湖街道办事处主任严松毅说,为了找到城市综合管理的突破口,这次整治前,他们多次走访当地居民,了解群众最希望改变的是什么,最迫切的需要是什么,根据需要制定方案。 并且一改从前“部门单一管理”到“社会多元共治”,同时通过盘活街道资源,整合多方力量,引进社会参与,推进综合治理,创新“四个一”治理机制,让村湾综合环境基本实现净化、绿化、亮化的目标。

  严松毅说,以往总说“九龙治水”,这次淌湖村尝试了“一龙当先”的新模式,由街道办事处牵头,组建综合执法部门,在全市率先整合城管、公安、工商、司法、食药监等部门联合执法,打破机构、职能等部门条块分割的“硬件”瓶颈。这也味着以往分散的执法力量都将下沉到街道,各执法部门会同街道形成联运执法力量,居民发现问题可随时向执法部门举报,真正让“管得着的看得见,看得见的管得好”。

  创新“四个一”治理机制

  武汉市城管委督查室主任林良根告诉记者,淌湖村的村民加上流动人口就有三万多人,以往很多基层执法人员说,最怕的是进村管理,扯皮不说还让人憋屈。

  “没有创新机制前,日常巡查的问题基本上都是城管一家单打独斗,管理起来难度也特别大,连劝说烧烤、水果摊自行清理门前乱堆放的杂物,也经常遇到租户态度蛮横,不配合的情况,周边居民也不理解。以前8名城管巡查力量都不够,现在1名城管队员就够了。”林良根说。

  今年,淌湖村率先实行“四个一”的管理机制,成立一个领导小组、设立一个网格站、组建一支综合执法队伍、搭建一个微信联络平台。一支队伍管执法,通过社会力量参与,不仅实现淌湖村社会综合治理“全覆盖管理、无缝隙对接”,带来了村湾“柔性自治”,还节省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更拉近了村民之间、村民与政府之间的距离。“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村委会都会主动帮我们劝阻,甚至村民也会主动帮忙做工作,管理起来阻力小得多。”

  理念的转变,机制的创新,才带来淌湖“城中村”市容环境净化。

  社会参与提升居民主人翁责任感

  综合整治带来的变化,村民们都看在眼中。在访谈现场,不少闻讯而来的村民争相讲述综合整治后身边环境发生的变化,纷纷表示支持城管部门的综合整治。

  村民郭慧娟举例来说,村里有个爹爹一辈子生活在淌湖村,对村子有着很深的感情。在他心里,“村子”就是家,他最不愿听到的就是说这里“脏乱差”。可要说彻底改善房前屋后的环境面貌,将小游园建在他家门口就不愿意了,因为这需要铲掉他门前200平方的“私家菜地”。为此,淌湖村村委会工作人员多次上门做工作,将建设规划设计图给爹爹看,最终获得了同意。

  看到最终建好的游园,爹爹说:“村里的一点一滴的改变,我们都看在眼里,,与原来相比变化太大,我们当然愿意生活在更好的环境中。”现在再不用村两委挨家挨户讲政策做工作,大家心里有底了,参与综合治理也有了积极性。

  严松毅说,发生这一转变的原因还是在于政府引导、部门联动、社会参与,最关键的不是环境的“蜕变”,而是村民思想的“蜕变”。“只有居民觉得好,才会支持我们工作。”

  林良根表示,今年城中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被列入武汉市绩效目标,江岸区后湖街淌湖村就是其中一个代表。这些百姓满意、经得起检验的创新办法,非常值得推广的。上周他们召开了全市城市综合管理工作会议,对江岸、江汉、洪山、汉阳等区“城中村”综合治理好的做法进行了全市推广。下一步,还将进行多种形式的宣传,通过区与区之间的交流,形成总体的示范效应,希望武汉市村民都获得更好的环境。

责编:朱德华

扫二维码 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