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把我当成您的亲人

2015-06-04 14:3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湖北之声记者张瑞芳、夏小青)昨天(6月3号)下午14:00,海军工程大学的蛙人潜水员们在连续作业近30个小时后,终于得到短暂的休息。在休息的间隙,湖北之声记者张瑞芳、夏小青专访了潜水员官东,面对记者的话筒,官东回忆起下水救人的难忘瞬间:

  记者:睡了几个小时?

  官东: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睡了三个小时。

  记者:你下一次水得多长时间啊?

  官东:找那个老太太蛮快的,一个小时不到。找那个小伙子时间有点长。

  记者:那个船里面什么样啊你看到?

  官东:船里面整个就跟咱们房子一样,倒过来了,感觉整个世界是颠倒的。就像您现在站在天花板上,头顶上可以看到地板,但电视机已经全部落下来了。就跟咱们过道一样,很狭窄,而且能见度很低,全是杂物,我只能靠着我的双手跟脚,相当于我们在地面一样走一样,一步步往前摸。手里面带了个手电筒,但是手电筒只能照到前面有亮光,但是清晰度不高,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手出来这么近才能看见。

  记者:你当时下去看到老太太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

  官东:她是站在水面以上,左手抓着栏杆,右手拿着一个小的手电筒,她一看到我就开始哭泣,哭的蛮厉害。没有人,她那个客舱就她一个人,都是水,还有些漂浮物,被子啊脸盆啊什么东西都有,乱七八糟。

  记者:你跟他聊天都聊什么?

  官东:她是上海人,她说话就是一口上海口音的普通话。我跟她讲多大啊,家在哪里,聊聊家常。为了争取时间把她营救出来,不管用什么方式都要把她的情绪稳定下来。你不能让她在这种高紧张的情况下出水,对她对我们来说都是极大的考验。所以说首先让她心态平和。我总是鼓励她,跟他说:“请您把我当成您的孙子,我现在救您出去。”就真心真意地说这种话,当时说这个话的时候她也蛮受到感激的。我说您一定要勇敢要坚强,上面还有很多人等着您的出现,您的出现可以给很多家属一线的希望。

  记者:你跟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什么反应?

  官东:她瞬间就没有哭泣了。开始说好,我坚持。我就帮她出来。这超乎我所有的想象,一个老年人能在舱室里呆这么长的时间。

  将朱红美婆婆救上来休息了20多分钟后,官东和战友再次接到任务下水,这一次他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江底摸索了很久,终于发现了正蜷缩在管道上的船员——陈书涵。

  记者:陈书涵是不是说你找到他的时候情绪波动很大?

  官东:对,他比较瘦小,他团坐在一块,坐在一个很多管道上面,他本来就看着很瘦小,就感觉,他也不哭,哭都不哭,而且里面很刺鼻的味道,有那个柴油的挥发性特别严重,他的面部、头部全是油污,我出来的时候我也是,全是废油。那个舱室是这样的,就跟咱们平常做饭一样,比如说烧一道菜,上面浮的全部是一层油,很厚一层油,污油。你想想,如果你头部扎进去,头发、脸,全是油。

  记者:你当时打到陈书涵的时候他是什么反应?

  官东:他一开始愣,他就是没有反应,愣,两眼发呆不说话。但是跟他沟通了两三句,他马上就缓过神来了,他重庆人嘛,我跟他沟通。到那个时候他就不会说普通话了,就纯粹用重庆话,他那个口吐的泡沫都是油。因为我平时也喜欢唠嗑,跟他简单聊两句,家哪里的,重庆的。我说重庆是不是瓷器口,跟他聊聊聊,聊了半天,他情绪缓了一点。我说:“你要撑住兄弟,我说你就是我兄弟。”我说我们等一会救你出去,他说好。跟他沟通,讲了很长时间,我也讲了很长时间,确实蛮困难的,真得,但是我们尽我们所能嘛,全力营救。

  记者:当时特别危险,你就把自己的器具给他了?

  官东:对,把我的头盔给他了,他当时情绪不怎么稳定,而且他那个汽油味比较重,呼吸比较困难,我把我的装具给他了,因为我们又带了一套装具,但是装具是很简单的装具,肯定不会用,我怕他呛水。我怕他紧急情况下,有可能就断了他的......我本来找到他就很不容易了,我不想再把他送到岸中间,岸上发生任何事情,我就背着我那套装具。

  记者:你那套装具是?

  官东:自携式的,就很简单,就一个气瓶,很简单,那个气瓶气用完了就没有了,很简单,我把我的是为什么,我那个装具有电话系统,一个能讲话,能稳定情绪,第二个它有一个管子,一直连通上面,一直在不停地供气,永远都不可能说在没有气的情况下,保证他的第一个生命呼吸一直保证畅通。而我那个就是没有电话,气瓶用完就没了,直觉告诉我吧,我要给他。

  记者:当时没考虑到自己会不会危险?

  官东:没有,当时一点都不犹豫,反正就那种本能吧,就给他了,没有考虑太多,出来之后,因为我气瓶气压也用得很多了,那个时候我也蛮危险的说实话,现在想想也是蛮危险的,也是蛮后怕,但是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这一点,我出来以后流速比较大,我重物比较多,压铅比较多,我直接被水流冲到了前面很深的一个地方,我把我身上压铅、气瓶全卸了,快速出水,我感觉这也突破我自己的极限了,我平时一般10米都可以,这一次超过自己的极限了。

  记者:30米。

  官东:对,差不多,我们平时也搞这个训练,所以我对我自己也是很有信心,我感觉我有这个能力嘛!

  短短的休息之后,昨天晚上10点,官东结束了新闻发布会又立即踏上了去现场救援的路。

  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在水下搜寻时,就感觉被困者就像自己的亲人,他们就在自己的上面,只要上去就能看到他们。记者问他,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说就是使命感、责任吧。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