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形象宣传片解说词:大城崛起

2014-11-21 10:1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江汉关钟楼,和上海关一样,每天回荡着威斯敏斯特教堂的旋律,历数着她曾经的沧桑。

  然而她那宏大的钟声却无法触摸大武汉的广袤。两江三镇的武汉,面积8494平方公里,印证了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的预言:武汉应“略如纽约、伦敦之大”。

  仅仅面积大当然不够,21世纪全球最看重的淡水资源,在武汉占了四分之一面积。一城秀水半城山,她所拥有的166个湖泊中,东湖摘取了亚洲最大的城中湖桂冠。来自卢森堡的国际著名赛车手克莱美·丹尼尔对记者感叹,沿东湖而行是他所经历的“最美赛道”。

  拥有一千万人口的武汉,坐落在国之中心,犹如围棋棋盘上的“天元”,其地缘的重要性在于,这居中的棋子一变,势必带动全局走势。

  而武汉从来是求新求变之地。

  500年前汉水改道,汉口由此诞生。越350年,汉口跃升为中国对外通商的最大内陆口岸,可以说,码头和船舶组接了武汉变动不息的基因链。

  一百多年前,主政湖广、促使武汉成为中国近代工业发祥地之一的张之洞,以汉口为起点修筑了贯通南北的京汉铁路,使“九省通衢”的地理优势实至名归。然而张之洞这位晚清重臣做梦都想不到,他的汉阳兵工厂“汉阳造”步枪,竟使三百年的清王朝倒台。1911年辛亥首义的一声枪响,把几千年君主专制的长夜打得仓惶而退,民主共和的启明星从武昌城头升起。

  有两句著名词作抒写了一位青年在1927年的苦闷,“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29年后,1956年他旧地重游,却欣然命笔:“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对武汉情有独钟的毛泽东,用诗句为武汉的昨日与今朝标注了沧桑巨变的刻度。

  以加速度求新求变的武汉,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已有十几座造型各异的桥梁飞架长江、汉水之上,把三镇紧密连成一体。新建成的地铁,将由两条快速增加到多条,构成地下交通网络。那句“紧走慢走走不出汉口”的老话将从生活中被删除。

  而新词语联翩而出,“中国车都”,云集了标致雪铁龙、日产、本田、通用等国际汽车品牌,不论哪种发动机,从车都驶出的都是“中国速度”!

  “武汉光谷”,代表中国光电子科研和生产最高水平,她的光纤光缆生产规模全球第一。

  当光谷与硅谷联姻,武汉与芝加哥携手,便好事成双地成为“双谷双城”;建设长江经济带的国家战略,又把武汉推上有着全球影响力的中国新棋局。

  国家战略考量着人才优势。武汉的高等学府数量和在校大学生人数均名列全国乃至世界第一。80多所大学,130万在校大学生,把“惟楚有材”的传统美誉发挥到极致。

  难得的“天时地利人和”!

  “天元”的地域优势犹如酵母发酵,以武汉为圆心,在高铁时代4小时走1000公里为半径,其覆盖面可达全国10亿人口和90%的经济总量。这种聚合反应所释放的能量将无可限量。

  无怪乎美国著名杂志《外交政策》预评2025年全球最具活力城市,武汉名列全球第十一位,与第十位东京、第十二位洛杉矶齐名。

  武汉的城市活力,用一句通俗的话解释,便是“每天不一样!”

  “每天不一样”这种生生不息的变化,磨砺出武汉人的“处变不惊”的胸怀,他们热情善良、豪爽豁达、重信守义、坚韧执着。自古传说的大禹治水、伯牙摔琴、木兰从军无不源远流长地印证着武汉人的优秀品格。

  新时代的传奇不断涌现。那位替车祸中丧生的哥哥还债的“信义兄弟”孙东林,对天哭喊着哥哥时,也把司马迁“楚人重然诺”的断语,从《史记》的竹简上哭回到今天的大爱人间。当“然诺”面对法网夺冠赛的中国国旗时,便杀出李娜的凛然之风;每次发力便有一声断喝,这位武汉姑娘向世界喊出的,不正是“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强烈心声!

  如今,恰逢武汉成为中国中部崛起的龙头城市时,盘龙城势必带着3500年的武汉记忆,腾空而起,一飞冲天!

  而从“知音”的故乡出发,一曲古琴曲《流水》搭乘着美国探索者一号飞行器遨游苍穹,召唤着八方的朋友——中国的世界的乃至天外的知音。

  武汉,每天不一样!(撰稿人 黎笙)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