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司机的普通话说得很顺溜

2014-10-28 08:23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武汉晚报(记者符樱 马辉 刘兆阳 谭德磊 胡蝶)作为重要的城市窗口,武汉公交系统全面推行司机讲普通话行动。那么,实际执行情况如何呢?昨天,本报记者分五路暗访14条线路15辆公交车。随机抽样得出的结果是:绝大多数司机确实已形成了工作过程中讲普通话的意识,特别是当乘客用普通话与之对话时,几乎都能用普通话回应。

  多数司机用普通话应答自如

  昨天17点13分,记者从汉阳古琴台上了一辆车牌号为鄂A H2101的24路公交车,前往民主一街民意三路。

  记者一上车,就看见车厢里挂着“青年文明号线路”的标牌,标牌旁边,还贴着一张醒目的宣传牌,上面印着“普通话同青春携手,文明语与时尚并肩”的宣传语。

  开车的是一位年轻的帅哥司机,专心驾驶、很少说话。由于正是晚高峰时段,路上有点堵,当车行至武胜路泰合广场附近时,被堵在路上的车子正好停在泰合广场站点一带,有位等车的中年妇女,在车外拍打车门叫司机:“师傅,开哈门吧。”司机摇摇头,隔着车门很有礼貌的用普通话对她大声解释:“这里没有站,不能开门。”

  为了解这位司机说普通话是偶然还是惯例,记者趁车辆到站上下客的间隙,用普通话向他咨询到武汉市第一初中和到中心百货商场应该在哪一站下车。司机用标准的普通话建议说,如果到市第一初中,最好在民主一街前进三路下车,如果要中心百货,可以在江汉二路江汉路站下车,并说这两站相距有点远,让记者想好再下车,以免下错站很不方便。

  武汉公交24路是老牌的文明示范线路。那么,其他线路的情况又如何呢?

  13点12分 鄂AE5631的601路

  记者在中山大道芦沟桥路车站上车,用普通话询问司机:“请问中山大道封闭后,现在去江汉路步行街应该在哪一站下?”司机用普通话回答:“江汉四路站。”

  15点 鄂A1816F的808路

  记者在惠济路站上车,用普通话问司机:去不去崇光广场?开车的男司机用普通话回答:“中山公园下”。车过三阳路后,记者又问这位约30岁左右的男司机:到中山公园还有几站?司机仍用普通话告诉记者:请看一下车内的导航图。

  15点14分 鄂AP4122的509路

  记者在解放公园路惠济路站上车,司机是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3点46分,车开到青年路口,记者趁着等红灯的空当用普通话向司机咨询:“请问到了火车站以后怎么去金家墩客运站?”他非常耐心地用普通话回答:“到站以后你走出去,过个马路,斜对面就是金家墩。”到终点站时,司机告诉记者,这路车上经常有外地乘客问路,所以他已经习惯用普通话给乘客指路。

  15点18分 鄂ARJ231的724路

  记者在汉口解放公园路惠济路站上车,询问到武汉火车站怎么转车,中年男司机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回答道:“你可以坐到武昌中北路,再转乘地铁就到了。”稍稍顿了一下,他又补充说:“你还可以在解放大道永清街下车,转610路直接到武汉火车站。”记者随车坐到了中北路东亭站,司机自始至终都没说过武汉话。

  记者还分别体验了电8路、532路、524路、38路、508路公交,司机都使用了标准普通话。

  少数司机仍说武汉话

  乘客说普通话时,公交司机表现普遍不错。那么,当司机面对满口武汉方言的乘客,又如何呢?

  16点15分,534路公交车

  当然,也有“立场还不稳”的。记者在常青北路花园新村上车,车抵达发展大道汉口火车站时,一位外地口音的男乘客向他问路,他用普通话作了简短回答;随后,一名女乘客用武汉话向他咨询,他也换用武汉话回答:“在解放大道劳动街下车。”记者随车注意到,司机会迁就乘客的口音,他解释“是方便交流”。

  16点32分,鄂AJA767的530路

  记者返回中北路东亭站上车,询问司机该趟车到不到积玉桥,戴墨镜的司机用点头给予了肯定回答。3分钟后,车到车家岭停车场,墨镜司机指着右前方另外一辆530路公交车,突然用武汉话对乘客说了一句“上那个车”。

  17点06分,鄂AJA533的530路

  车到解放路司门口站,正值晚高峰,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从前门挤了上来,车厢一下子拥挤起来。这时,司机用普通话提醒上车乘客:“往里走,不要站在外面。”5分钟后,车到解放路中山路口遇到堵车,司机又改用武汉话对车后面一名司机喊道:“你把盘子往那边打一哈。”堵了十几分钟后,车辆再次启动,司机边开车边冒出一句武汉话:“警察让我从这里走的,么办咧。”好像是在跟路上别的司机解释。事后记者追问司机,司机不好意思地说“搞习惯了,一下子改不过来”。

  同样的,昨天下午记者在汉阳大道钟家村暗访的车牌号为“鄂AJE227”的337路、在汉阳沌口宁康路探访的车牌号为“鄂AF1550”的585路的司机,他们均没有用普通话。

  外地乘客直叫好

  经常坐公交车的许先生对记者说:“最近这一年半载,我发现,武汉的公交司机开始说普通话了,我个人感觉,司机的态度总体上比以前好,与乘客的口角、争吵变少了。”

  记者随机向20位乘客征询对公交司机说普通话的看法。本地乘客表示,能听懂方言,对司机说不说普通话不介意,但希望司机的服务态度好;而外地乘客则表示,听方言有点吃力,非常赞成司机讲普通话,方便沟通。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司机在行车途中一般不跟乘客多说话,回答也比较简短,可能与“禁止乘客与司机攀谈”的规定有关。记者还注意到:司机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并没有将“去”字说成武汉话口音中的“克”,也没有将永清“街”说成武汉话口音中的永清“该”。记者在公交车到达终点时与司机交流,他们都表示“接受了公司很严格和规范的普通话培训”。

  对此,公交集团相关人士昨晚表示:公交司机出乘说普通话是个“硬标准”,谁都不能例外。下一步,还将加大司机使用普通话的培训、规范及督查力度。

责编:王维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