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清良

2016-11-15 10:39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夏清良,男,55岁,中共党员,东湖新技术开发区铁箕山派出所民警。

  夏清良2001年起担任中南民族大学片区的社区民警。今年初,所里考虑到他已55岁,准备将他调至工作相对轻松的辖区。得知消息的民大师生在校园网发帖“挽留夏警官”,数千人跟帖,校长上门“挽留”,最终这份还未实施的调令被撤销。师生们真情挽留的背后,是夏清良15年如一日对各民族学生点点滴滴的倾心付出。

  民大有个“夏教授”,斗殴少年受感动请缨当维语翻译。14日12时许,夏清良翻看了近期的几起电信诈骗案件材料,不时在笔记本上记下几个关键词。其认真细致的模样,分明就是一名备课中的严谨大学教授。2个小时后,中南民族大学体育馆内,6000余名大一新生席地而坐,讲台上,声情并茂的正是夏清良。这是夏清良每年雷打不动的新生安全教育课。精心准备的“课件”发挥了作用,几个案例分析深入浅出,精心铺垫的几个“小包袱”也逗得新生们前仰后合,不到1个小时的授课,掌声此起彼伏。“很多学生喊他‘夏教授’,你看像不像?”看着讲台上的夏清良,一位校办负责人悄声向记者耳语。“其实也是,很多时候,他都在教学生们‘人生课’”。

  对于维族小伙帕鲁克来说,夏清良就是他人生路上一位实实在在的良师。

  2012年,帕鲁克从遥远的边塞考到了民大。去年6月一个晚上,他在宿舍楼下停车棚里,找到一个插线板给电瓶车充电。转身没走多远,他发现充电器被另一名同学强行拔下。两人吵起来,个头高大的帕鲁克一时冲动将这名同学打伤。夏清良接警赶到,迅速将受伤学生送往医院。正在气头上的学生家长强烈要求追究帕鲁克的刑事责任,还要求赔偿2万元医药费。意识到闯下大祸,帕鲁克流下眼泪。“我们都是做父母的,不能因为这样一件事毁了一个孩子的前途啊。”夏清良找到受伤学生的家长,不厌其烦地沟通,终于打动对方,该家长同意不再追究帕鲁克的刑事责任,赔偿金也降到5000元。事态平息,帕鲁克流着泪走到夏清良面前,深深鞠了一躬。从那以后,夏清良不时与辅导员一起找帕鲁克谈心聊天,讲法制,也讲人生观。慢慢地,帕鲁克被眼前的老民警折服了。

  夏清良所在的铁箕山派出所辖区内,少数民族同胞较多,苦于语言不通,相互之间交流时常出现阻碍。帕鲁克得知这一情况,主动请缨为派出所充当维语翻译。没多久,帕鲁克就成了“夏教授”身边的“维族助教”。

  民大有个“夏门神”,半夜查学籍救回蒙古族学生。在学校学生宿舍楼道里,在最显眼的位置上都挂着夏警官服务联系卡,上面有他的图像及电话联系方式。从开学第一天的安全教育课到时常的安全检查,再加上微信上的交流,身材不高大的夏警官在学生们心中形象很伟岸,大家都亲切送他一个外号:“夏门神”。因为在农村家里,家家户户都贴门神驱鬼避邪,保佑家人一年平安;而在学校里,夏警官的形象很像“门神”一般,守卫着全校师生的平安,守护着中南民族大学团结和谐的安宁。

  2015年寒假一天凌晨2时,正在家里休息的夏警官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揉着睡眼蒙胧的双眼,老夏拿起手机一看,是学校保卫处的电话。他按下接听,顿时睡意全无:原来疑似有一名学生要自杀。听到这个消息,视学生如家人的夏警官连忙披衣而起,顶着冰冷的寒风,急匆匆来到学校保卫处。经过一番询问才弄清缘由,原来是一名网友在报案,前段时间他与该学校一名学生上网聊天认识,久而久之相恋。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后,该网友觉得俩人性格不合遂在网上提出分手,可对面网上的女学生一下子接受不了,在网上留言要自杀。该网友一下子慌了,遂跑到学校保卫处来报告情况。

  听到这个消息,老夏不由得沉思起来:此时正是放假期间,学校里学生都回家团圆,加之该网友所提供的姓名不详,只是一个大概音译名字,会不会是混淆搞错呢,最后搞得草木皆兵人心慌慌的。但是老夏心又没由得揪起来了,如果因为懈怠不深入,这可是一条人命呀。宁可虚惊一场,不能错失抢救良机!想到此夏警官着急万分地说:“一定要查清楚,让每个人心里有数!”于是他与学校保卫处同志一起,根据该网友网上所聊的内容,判断出她大概所在的院系。为了保险起见,他把该系的辅导员硬是从床上叫醒,陪着一起查看全系学生名单,按照所提供的模糊内容进行比对。经过近4小时不间断查询,大家共同确定药学院13级药学专业一名女学生可能性最大,她叫小乐(化名),是内蒙古自治区人,蒙古族。夏警官连忙拨打该女生的电话,结果显示关机。此时天渐放亮,正是人们熟睡时机,但为了远在千里之外女生生命安危,心急如焚的老夏转辗找来该学生父母的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心直口快的夏警官立即表明来意。从睡梦中被扰醒,很不耐烦的女生妈妈有些不高兴:“我女儿好好的在房间里休息,怎么可能发生自杀那样的事呢?”为了该女生的安危,夏警官只好耐着性子解释,要求该女生妈妈打开女儿房间看一眼,让大家都放心。半信半疑的女生妈妈打开房门一看,眼前一幕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女儿已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正昏迷不醒倒在床上。于是家人手忙脚乱把女儿快速送进医院,将小乐从鬼门关里拉回来。当听到小乐安然无恙的消息后,夏警官紧揪的心终于可以放松下来。

  当小乐重新回到学校后,夏警官不断地找她谈心,使她慢慢从痛苦的阴影中走出来。时日俱增,小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逐渐变成一名性格开朗、积极向上的大学生。同样她与夏警官也成了“忘年交”,心存感动的她亲切叫老夏为“门神爸爸”。

  民大有个“夏爸爸”,留守学生感受久违的父爱。“夏爸爸,你的腿不好,天气变凉了,注意防护。”来自广西的大三学生黄素珍,壮族女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夏爸爸”发一条问候微信。

  小黄还没记事,父母就离婚各组家庭,她跟着爷爷,一路靠着救助金和奖学金读到大学。一进校门,暑期打工攒的3000元生活费就被骗了。绝望中的小黄看了楼栋门口的联系卡,借来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夏警官,我被人骗了,现身无分文!”夏清良赶到宿舍找到这位瘦弱的小姑娘,第一句话是:“姑娘别怕,有我在!”“先过生活,再想办法!”夏清良拿出3000元交给小黄,转头跟学校协调,帮小黄申请到贫困生救助金。“这是第一次,遇到问题有人站在前面,帮我顶住。”小黄说起当初,泪流满面。为让小黄安心上学,夏清良每个月给她账上打300元生活费,隔三差五让爱人给小黄做顿丰盛的饭菜。小黄从没用过手机,夏清良买了一部三星送过去。“姑娘,生活必需品,别人有的,我会让你也有”。“原来有爸爸是这种感觉!”从大二起,小黄改口,管夏清良叫“夏爸爸”。

  相对于小黄,早已毕业的苗族学生王涛喊“夏爸爸”都快十年了。

  夏清良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涛时,“那么冷的天,连毛衣都没穿,裤子也短了,裤腿高高吊着”。夏清良回头送来一套保暖内衣。寒假了,又买来羽绒服让王涛穿回家过年。此后,他每个月都从工资中拿出200元,给王涛当生活费。2008年,王涛的妈妈因病去世,夏清良拿钱帮他办理了母亲的后事。此后的一个月,夏清良每天打电话和王涛聊天,找学校领导为他申请特困学生困难补助。

  每周四,铁箕山派出所的食堂都要熬汤改善民警伙食,夏清良找各种理由,把王涛叫到所里吃上一顿。所里的民警打趣:“老夏又多了一个儿子。”王涛非常争气,几乎门门功课都达到优秀,先后多次获得国家、团中央、团省委和学校的奖学金,还被团中央、全国学联提名为“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2011年,王涛要毕业了。在继续读书还是就业的选择上,从来没有跟王涛红过脸的夏清良发了一通脾气。那天下午,铁箕山派出所的民警都听到夏清良“吼”王涛:“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不读?就算没钱,学费交不起,还有我啊!”可王涛再也不愿意给夏爸爸添麻烦了,与东风公司签约。

  2012年8月,王涛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买了5公斤麻油,带上2瓶酒、1条烟,从十堰赶到武汉看“夏爸爸”。夏清良去火车站接站,看到瘦高的小伙子向他走来时,他回忆说,“鼻子一阵发酸”。

  夏清良自1980年参警至今已36年,他凭借甘于奉献、勇于担当的精神,数十年扎根高校,视高校民族学子为“儿女”,如高山般“父爱”大义融化各民族学子心中爱恨坚冰,如火炬般温暖照亮曾经帮扶资助过26个民族学子一路前行,他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