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烈士一家多年善举温暖社会

2013-06-18 16:44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张发荣和邻居们

  (武汉文明网)“听爸爸说,妈妈的眼角膜已让两位眼疾患者受益……妈妈实现了自己的遗愿,以另一种方式继续欣赏着她所眷念的世界,关注着她所牵挂的亲人。”张东舸有两个身份——见义勇为英雄张启飚的姐姐、捐献眼角膜大爱无私罗吉珍的大女儿——5月18日她在日志上写下了这段话。

  儿子因为保护同事牺牲,老两口捐出遗体,女儿一直支持他们。这个平凡的一家四口,默默地以自己的方式来温暖着这个社会。

  5月18日,我们希望张发荣能帮我们找几位邻居,聊一聊他们这一家。给张发荣打电话时,他显得很为难:“这让我去找邻居,多不好意思啊。”

  虽然楼下楼上都是几十年的老街坊,但张发荣觉得这太麻烦他们,他只邀来一位罗吉珍的老同事。另几位邻居,都是我们通过社区干部找到的。

  武东船机社区,工厂将居民们聚合在一起。住在这里的人,上班是同事,下班作邻居,对彼此的工作、生活都颇为熟悉。

  街坊们七嘴八舌地说着,他们对这一家人有很多的不理解。退休金挺多,却不讲究吃穿;婆婆去世,低调得连花圈都没有;经受了那么多苦痛,最后还要把遗体捐出来……不过,“这是多好的一家人啊!”

  “她真的蛮好……”说到动情处,贺元元已经哽咽。从1980年相识,同在一个处室工作,家又挨得近,贺元元算是和罗吉珍最相熟的“闺蜜”。

  贺元元的女儿有智障,1米65的个子,160多斤,又爱跑动。罗吉珍经常宽慰她:“有这样的伢,不要发脾气,一定要耐心耐烦地待她。”每次给她剪头发都特别费事。贺元元有时不耐烦,罗吉珍就到她家,哄着爱听好话的智障姑娘:“你坐好啊,帮你修个好看的发型。”姑娘就乖乖地坐下来让她剪头发。

  虽然这一家人有很多举动让街坊不能“理解”,但最难接受的,还是老两口把遗体捐出来。坐在我们面前的几位街坊,都说这个决定让他们难以接受。罗吉珍住院时,他们一起去看望。脸上疼得全是汗,整个楼层听到的都是她疼痛的喊声。

  从确诊到去世,只有短短30天,罗吉珍承受了巨大的痛苦。贺元元特别心疼,也特别想不通:都被折磨成这样子了,为什么还要把遗体捐出来。

责编:任亿衡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