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教杨小玲:20年青春浇灌200聋哑花朵

2013-04-08 11:37 我要评论
调整字体

(长江日报) 

111.jpg

  昨天,从武汉市第一聋哑学校毕业了三年的聋哑姑娘彭青,再次站在杨小玲身边,跟着自己的“妈妈老师”,带领一群聋哑小孩跳活力四射的舞蹈。不过,现在的彭青已不再是学生,而是一名老师。她说,是“杨妈妈”让自己进入了舞蹈的美妙世界,而舞蹈让自己丢掉了自卑,变得自信。

  跟彭青一样,在武汉第一聋哑学校,现在还有50多个聋哑孩子把杨小玲喊作“杨妈妈”。20年来,杨小玲已经带过近200个聋哑孩子。随着年龄增长,孩子们对她的称呼从最初的“姐姐”变成了现在的“杨妈妈”,甚至有孩子直接喊她干妈。

  22年前,18岁的杨小玲即从幼师专业毕业,她梦想当一名幼儿园体育老师。偶然的机会,她被抽调到聋哑儿童学校参观,第一次看到一群聋哑小孩在练习舞蹈,动作不标准,甚至有点笨拙,但格外认真。小孩们渴望的眼神让她瞬间感动,直掉眼泪。她打算放弃当幼儿园体育老师的梦想,要去给聋哑孩子当老师。

  那时候,她连基础的手语都不会,更别说舞蹈。最初的两年,她在培智班教语数外,利用周末课余跑到文化宫学习下腰、劈叉,拉着特教老师学手语。两年后,20岁的她信心满满开始了自己的第一节舞蹈课,“自己汗流浃背跳了两小时,却发现孩子们啥都没学会。以为很简单的教学,因为沟通能力不够,白忙活了,非常失落,躲在办公室哭了。”

  在十几年的舞蹈教学中,为了调动学生热情,给学生最大动力,每个动作杨小玲都要亲自做。“每天三个多小时舞蹈训练课。自己一遍一遍跳,还要给他们打手势。为了让他们感知到律动,还使劲在地板上跺脚打节拍。”看到学生动作不到位,下腰、劈叉她都要示范,这让杨小玲的腰伤了三次,腿伤了两次,去年断裂的跟腱到现在还没完全痊愈。

  虽然现在每天有50多个学生喊自己“杨妈妈”,对自己的女儿,杨小玲却觉得亏欠太多。她说,女儿已经12岁,自己却从未陪着过过生日。杨小玲自责地说:“现在看她懂事了,比较欣慰,但是也有一点伤心。我错过了她不懂事的那段成长岁月。”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化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