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2012专题 > 武汉城市精神 > 最新报道

记武汉市“大管家”唐金山的改革之路

2012-09-12 18:39我要评论
分享到: 6.02K
字号:T|T
(长江网记者 曾伟龙 通讯员 刘强)30年前,唐金山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武汉市财政局预算处工作,全程参与财政国库管理制度改革,他主导的我市国库集中支付系统成功实现了政策制度与网络系统的有机结合;为完善改革制度而配套设计的“往来收入零余额账户”和“公务卡”成为全国首例。同时,这也是武汉市财政局改革实现“三年三大步,三年三项创新”的一次跨越式发展。

  人如其名天生是一块当“管家”的料

  1982年,唐金山分配到市财政局预算处工作,当时预管科周科长接待他时说:“你叫什么?”他回答:“我叫唐金山!”周科长顿时来了兴趣,说这个名字取得好,最适合做总会计了,有了这么一座金山,我们财政就有钱了。每当想起这个场面他都会会心一笑,感觉自己天生就与财政有着不解之缘。

  2004年,财政部为了更有效地管理财政资金,决定加大在全国推行国库集中支付制度改革的力度。这样,武汉财政国库改革制度全面开展。这种制度是将所有行政事业单位的财政资金全部集中在国库,单位账户上不再保留财政拨款。每用一笔钱,必须先有预算,再由财政直拨到位。这彻底改变了以前财政先拨款给单位,单位再自行支配的旧有惯例。

  推行国库集中支付制度,涉及财政、人民银行、商业银行和预算单位四大系统,536个市直预算单位,五大工作流程,近2000个工作岗位,130亿元资金,推广集中支付谈何容易?

  市财政局领导把这个担子交给唐金山,压力之大可想而知,但他没有一句怨言,欣然接受。国库集中支付系统,必须取消单位原账户,并将资金划归国库。而该市管理的市直单位多达536家,几十年来银行账户更是不计其数。过惯了自己管钱、用钱的行政事业单位,忽然一下子要被财政把钱“掏走”,多了一个管账的“先生”。这种落差带来的不满将财政部门推到了风口浪尖。

  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2005年武汉召开大会,所有市直单位一把手到场,被要求限期清理取消账户,并把这作为源头治腐的一项重点工程。

  按照市领导的决定和局领导的要求,为了在撤销帐户的同时解决好单位往来结算资金收款的需要,唐金山设计了“单位往来收入零余额账户”,破解了操作难题。半年时间,市直500多家单位的数千个银行账户顺利取消,账上几十年结余的财政资金统统划归国库,集中资金达16亿元。

  “公务卡”业务流程全国首创 “卡盲”变“卡王”

  在武汉市财政局工作30年来,唐金山一直从事财政预算执行和管理相关工作,每天面对的是拨款、记帐、核算、报表等日常工作,经办的财政拨款单成千上万,经手的财政收支成千亿上万亿,办理的会计数据不计其数。面对枯燥、繁琐的事情,唐金山说,“需要坐得住、吃得苦、耐得寂寞,但是也要勇于创新,经常学习。”

  2006年,武汉市进一步深化和完善国库改革,唐金山为方便预算单位用款苦思冥想,做了大量调研论证,成功研究设计了“公务卡”业务流程,同时组织开发了公务卡应用管理系统,并于当年7月1日在市直预算单位推行公务卡,这项成果再次获得“全国首创”。

  但是,2005年在“公务卡”改革前,他对银行卡的知识可以说是一窍不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卡盲”。不过,为了顺利推进改革,他虚心向专家学、向银行学,学懂、学通、学透,不断研究银行卡和信用卡的相关知识和功能,由一个“卡盲”迅速转变成“卡王”。

  在推行公务卡改革期间,由于触及到各方面的利益关系,有些市直单位对改革不理解,有抵触情绪,认为推行“公务卡”没必要,担心存在安全隐患,用起来怕不习惯。为了使改革顺利推进,他主动客串“宣传员”,会同市纪委、审计局等相关人士主动上门宣传,各单位从不以为然到有所感悟,直至恍然大悟,最后欣然接受改革。这也是武汉在全国率先推出面向公务员群体的公务卡。

  “工作狂”丈夫30年没陪妻子过一次元旦

  外人面前坚强、开朗的唐金山,也有着无法碰触的脆弱。就在国库改革攻坚期的2004年,唐金山唯一的儿子,因患白血病不幸去世。

  对此,唐金山也有过悔恨、遗憾:“不知道儿子是不是在最后时刻怪罪过我,我没能陪他,没能给他搭上一件衣服。”但老唐选择把这份未尽的爱传递下去。儿子走后,老唐用账户上的2万多元余款,资助8名贫困大学生交学费。

  “外面他当家,家里我当家,我就是家里的后勤部长。”在妻子陈福珍眼里,唐金山就是一个工作狂,家里的事情基本没管,只是一心扑在工作上。30年来,他回家没有每一次准点过,每次都是七点左右才回来吃饭。陈福珍自嘲的说:“我长胖的原因有他的一份功劳,因为吃晚饭的时候都是一个人闷着吃完一顿饭,饭后又没人陪着出去散散步,久而久之就长胖了。”

  陈福珍一直都梦寐以求想做个普通人的妻子,在丈夫闲的时候陪自己逛逛街,放假以后可以一起出去旅游散散心,可这些简单的要求对她来说就是一种奢求。陈福珍说,每年丈夫他都有假期,作为幼儿园老师,她也有寒暑假,可他从来没请过假陪她出去玩过一次,这我也习惯了。

  可生病他也不请假,四年前因为老毛病胃病又犯了,导致未胃出血,晚上在家里上厕所的时候突然倒在地上。妻子陈福珍吓得赶紧报警送医院。可到了医院,唐金山还一意孤行,说只打针不住院。医生告诉他说,如果再不住院,病情加重恐怕就不行了,他才妥协。不过,他在住院期间,还是每天都电话办公。护士都说:“你老公都把病房当成他的办公室了。”

  跟他结婚27年,到现在认识已经30年了,可他从没跟我过一次元旦,因为每年的元旦,他都在单位工作。虽然他每天加班,我都习以为常了,但心里还是盼着他回来。孩子在的时候,我跟儿子过,可儿子走了,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过。

  “他不亏欠我,已经尽到了一个丈夫的责任”

  陈福珍说,老唐不仅对手下和身边的人很严,对自己也一样。在外人看来,他自己老公所在的位置,有很多的权力,可是他从没给过家里人谋过一点私利,自己的弟弟和弟媳都下岗了,可他却依然我行我素,知道了也无动于衷。

  他也很淡泊名利,妻子有时对他说气话:“你这么卖力,做了这么多事,别人都有时间接孩子,就你这么忙,可为什么别人提拔的比你快呢?”他却不在乎的说:“我做实事心里踏实些。”

  2010年,唐金山被评为武汉市“创新能手”,获得“五一”劳动奖章。妻子打趣的说:“我当时跟你是同一起跑线,你现在这有那有,我什么都没有,不过你的这个”五一“劳动奖章是不是有我的一半?”在孩子眼里,父亲一直是个榜样,从没有埋怨过他。他总感觉对不住我,现在常陪我逛逛街,打打球,看看电影,好像在弥补自己的过错。其实,他不用这样自责,因为他已经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

  如今,迈入不惑之年的老唐,想尽力弥补妻子。“周末有时间的话,我尽量陪妻子去散心。我们戴上草帽,穿上胶鞋,种种蔬菜。看着亲手种出来的菜薹、莴苣,感觉生命得到了延续。”老唐擦了擦眼泪。

  责编:曾伟龙

分享到: 6.02K
  • 怎样才能怀孕
合作网站

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

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02000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170406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鄂 B2-20120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