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菊花:世界通过杂技认识了武汉

2012-10-26 09:21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夏菊花:世界通过杂技认识了武汉

(武汉晚报)第十届中国武汉国际杂技节今晚在武汉杂技厅拉开帷幕。昨天上午,夏菊花在下榻的酒店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历经20年的洗礼,武汉杂技节这朵艺术“小花”,已经成长绽放为与摩洛哥蒙特卡洛马戏节、法国巴黎“明日与未来”马戏节齐名的东方杂技大赛场。

  记者(以下简称记):当时您为什么想着要在武汉开办杂技节?

  夏菊花(以下简称夏):1983年,我作为评委参加到蒙特卡洛马戏节和“明日与未来”马戏节,当时我心想,一定要在中国举办国际性杂技节,让世界上最优秀的杂技演员汇聚到中国,切磋技艺,让广大人民群众从中享受到杂技节带来的快乐。

  记:武汉杂技节为什么能坚持20年?

  夏:武汉杂技厅从1987年破土,到1992年建成,曾经填补了我国缺少专业杂技比赛场地的空白。现在这么多年,杂技已经成为武汉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艺术。每一届杂技节都能保持一贯的高品质,注重赛场的水准和规范,从节目评选到评委邀请,从赛程安排到接待服务,都做到精益求精。特别是每一届的节目,特色都不一样,种类齐全,也各有侧重点。

  记:您认为武汉观众目前对杂技的喜爱程度如何?

  夏:武汉人喜欢杂技,也很懂行。观众的热情、掌声、文明素质给国外的专家、评委、演员留下了很美好的印象,很多嘉宾跟我说非常好,非常精彩!观众的掌声都鼓在了点子上,而这种热情又给了演员最大认可和鼓励,和台上演员达到了很好的互动效果,可以说世界通过杂技认识了武汉,看到了武汉人的文明素质。

  记:你觉得杂技节对于武汉杂技团有什么促进作用?

  夏:我觉得促进是全方位的。杂技节让武汉本土的杂技团有了交流空间,认识的朋友多了,对于一些好的节目能够引进来、也能走出去。武汉杂技团拿出的参赛节目《大飞人》就非常厉害,都是实实在在的功夫,能够一代代传下去。

  记:有通过武汉杂技节而走出去的中国杂技节目吗?

  夏:当然有!中国杂技团当时在贵州刚开始演《抖空竹》,这个传统节目真的非常好,我跟负责人说,来参加第六届武汉杂技节的比赛,但是演员们一要减肥,二是服装要改。第二年果真来参赛,就按我说的两点改了。在武汉拿了金奖后,又被选中去摩纳哥参加比赛,拿了“总统奖”。

  记:现在很多杂技都在寻求包装,您觉得这是好事吗?

  夏:我历来不喜欢华而不实。不管包装如何华丽,技巧和难度才是最重要。美是肯定要的,但是花架子怎么行呢?杂技就是要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实实在在的东西才能保留下来。

 

 

责编:YN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