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了中国杂技团团长张红

2012-10-23 17:2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中国杂技团在法国演出。CFP供图

  深圳特区报消息(记者孟迷)中国特色大型晚会必备两样绝活,一是魔术,一是杂技。不过在近几年的舞台上,魔术特别地火,杂技则显得有些平淡。

  车技、顶碗、走钢丝、空中飞人……数十年来,这些中国杂技最拿手的绝活屡屡为国家收获国际金牌,然而多年来一成不变的惊险、刺激与高难度等既定印象,也让中国杂技不得不面对“超人好找,卓别林难得”、“有掌声,没笑声”的评价。尤其近几年,随着全国各大杂技团体的改制,商演求生存、剧目求创新等各方压力,更是将中国杂技推向了瓶颈。

  在刚刚结束的深圳第七届文博会上,“中国杂技艺术"走出去"研讨会”邀来全国杂技领军人物齐齐献策。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中国杂技团团长张红,听其对中国杂技进行现状分析与出路探讨。

  记者:中国杂技团(下文简称中杂)平均每年有多少演出?

  张红:我团每年大约演出近千场。有长年驻场演出,有商演邀约,还有国内外的比赛邀请。中杂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出访过119个国家和地区,在国内外赛场上共获得49个金奖和3个荣誉金奖。近几年相继推出了《中华魂》、《SPLENDID·一品一三绝》、《李宁魔法传奇-魔幻之旅》、《再见,飞碟》等多台融艺术性、观赏性、娱乐性于一体的主题晚会。

  记者:作为中国第一个国家级杂技艺术表演团体,中杂曾经背负过“杂技外交”的使命。如今英雄光环褪去,应该如何自我定位?

  张红:我认为“杂技外交”这一使命并没有褪去,或者说,只是从“杂技外交”转变为“传统文化交流”。2008年,我团就曾应多米尼加总统夫人邀请,以杂技艺术家的身份前往这个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演出。

  记者:你多次提到,“中杂”定位主流,主流杂技指什么?

  张红:就是把目标锁定为国内外主流演出市场由资信良好的专业演出商运营,进入质量较高的正规演出场所,以品牌剧目和整台晚会进行演出,吸引当地社会主流阶层观看,演出票价水平较高的演出市场。长期以来,为争抢境外演出份额,中国杂技团体陷入无序恶性竞争。中杂作为大团,应自觉承担起改变中国杂技团体境外演出市场尴尬处境的责任。比如2007年,我团的《SPLENDID·一品一三绝》在日本历时4个月为30万人次观众演出114场,总收入400多万元;2008年,《一品》再次赴台湾演出,单场净收入25万余元,创造了国内最高记录。

  记者:似乎中国比较活跃的杂技团体都带有“军”字号?

  张红:其实中国的杂技团体很多,而且存在方式多种多样。一种是已经转制的或即将转制的事业单位,我团就是其中之一,成立于1950年,于2006年转企改制为中国杂技团有限公司。一种是有军区头衔的杂技团体,如广州军区战士杂技团;还有一种是民营杂技团体,如吴桥群艺马戏团、德阳杂技团。

  记者:如何看待“超人好找,卓别林难得”、“有掌声,没笑声”的评价?

  张红:中国杂技一直以来都在国外市场受到喜爱,但长期以来都是作为杂技供应商身份出现,并没能创出自身品牌;由于中国杂技演出的千篇一律,也使得国际市场有日益萎缩的趋势;加之国内观众长期对于杂技的固有认知,所以只有不断创新才能稳定并拓宽演出市场。

  记者:你觉得中国杂技未来前景如何?

  张红:作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传统文化,中国杂技一方面要在本体技艺方面加入新概念和新颖形式,另一方面不能单纯依靠杂技来支撑整个行业,要通过多元经营来支持杂技的发展。太阳马戏团就是一个好例子:版权合作、创意复制输出、连锁经营、艺术培训、战略联盟等,都将是支撑杂技艺术生存和发展的有效方式。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